精彩小说尽在优优小说网!

首页  >  女生  >  古代言情  >  惊世皇妃

惊世皇妃

早起的木乃伊 著

连载中历史感情穿越

明明是伯安侯的嫡长女,可是柳若茗却过着连丫鬟都不如的生活,原因无她,就是爹爹不疼,老妈不在。父亲的妾室被扶正,和庶妹一起都欺负她,这就是柳若茗穿越过来的处境,可是她可不似原主那样娇弱可欺,毕竟她可是新时代的女性,而且还是神医之徒。

52.44万字|6次点击更新:2018-4-16 17:20:24

"一朝穿越,她竟成了人人都可以欺负的、所谓的嫡大小姐!扶正的姨娘说蠢不蠢,说精又不精,偏拿捏她渣爹的本事大得很,处处都把她往死里逼!庶妹一个比一个毒,像毒蚂蚁一样,紧紧咬着她不放!好,她可不是那个逆来顺受的包子,她可是神医之徒,毒虫是吧?她专灭这些毒虫!敢惹她,那就要知道后果!什么?遇到爱情?她只送两个字:呵呵!这个世界上最靠不住的就是男人,还不如冷冰冰的银子有安全感!某男对天长叹:在下对小姐一片痴心,真是要美人不要江山的哇,你要怎么才能相信?"

免费阅读

只要让她感受到清醒的疼痛才能以毒攻毒。

因为看到了柳若茗刚才的本事,春落心有余悸,先是与柳若茗行了一个礼,说道:“大小姐,是奴婢失礼了。”

柳若茗淡然一笑,反手一挥,雪凝就过来将柳若茗的风袍小心翼翼地解下来。

这些天来,主仆之间的默契是慢慢地培养起来的,即便是在无言语的情况下,也能窥探到彼此心里的意思。

雪凝的眼中含着狡黠的笑,柳若茗心里有数。

春落是个在柳玉珍面前说的上话的人,若是将她搞定了,高枕无忧。

“怎么了?我让你去倒茶,你怎么反而赔罪了。”

柳玉珍不耐烦地说道,在她的印象中,这几天确实是过得浑浑噩噩,但是其中的甘苦并无记忆。

如今她最相信的人只是春落,其余人等因为是花氏派来的人,她不能大声使唤,此般委曲求全也只能全部发泄在柳若茗的身上了。

“小姐,您就让大小姐救救您吧。”

春落突然逡巡到了柳玉珍的面前,哀求道。

我需要求这个人的救赎吗?

柳玉珍的眼神中泛起了一丝冷意,药丸在她的嘴……巴中慢慢地发散开来,循着味道就能辨别出其中的原材料,这些年她自行研读医书,也算是再花氏母女的眼中多了分量。

“贱婢,在这边说什么?还不快去沏茶?”

柳玉珍说着,捻了袖中的一块方帕子,细细地擦了嘴角去。

“小姐……”

春落还有说什么话,已经被柳玉珍打断,“再不去,小心我将你的嘴撕了。”

柳若茗冷冷笑道,不过是杀鸡儆猴罢了。

“还不快去!”

柳玉珍的眼神中已有杀气,春落只好作罢,缓缓地退下。

“没想到妹妹大病一场之后,还是什么毛病都没有改。”

柳若茗冷笑道。

“那天若不是你陷害我,我又何必有此一痛?”

柳玉珍还记得那天的场景,就是在看了柳若茗的眼睛之后,她的意识开始出现了混乱,将花氏与柳玉珠虐待下人的事情全盘托出。

意识前所未有的清醒,也让她对柳若茗的恨更加深刻了一些。

“若是没有这种事,别人怎么能迫你说出实话来?”

“这么说来,你算是承认了我的病是因你而起的咯?”

柳玉珍抓住了把柄,对柳若茗更加不客气了起来,用手牢牢地抓住了柳若茗的肩头,说道:“走,你和我到夫人面前去说个明白。”

柳若茗冷笑道:“你确定与我到花氏面前你能说得清楚?如今你这般气急败坏,又让花氏在父亲面前差点露了马脚,她还会听?”

柳玉珍冷笑道:“夫人对你恨之入骨,若是知道你迫害自己的妹妹,会不会高兴呢?”

柳若茗将自己的肩膀从柳玉珍冰凉的手掌中抽离出来,说道:“你也真是悲哀,分明是花氏利用你来博取父亲对我的厌恶,还在这里自以为是沾沾自喜吗?”

这一句话才是真正地触及了柳玉珍的心底。

是啊,平日里夫人对她和柳玉珠自然是好的,可是到了需要牺牲一个人来扳倒柳若茗的时候,她就成了首当其冲的一个。

如果不是现在柳若茗提起,她会告诉自己应该忘记这件事情。

只是……

柳若茗是何其乖觉的人,迅速就察觉到了柳玉珍眼中的落寞,她浅浅笑道:“是姐姐不对,平白无故地提起了妹妹的伤心事。”

柳玉珍迅速转变了表情,冷言:“夫人喜欢谁有目共睹,需要你在这里挑拨离间?”

柳若茗看了一眼正堂上供奉的香炉,一刻钟的时间马上就要到了,要该到柳玉珍发病的时候,便是摆出了一副看好戏的架势来。

“大小姐,二小姐,茶水奉到。”

春落小心翼翼地给两个人送上茶水,柳玉珍正要说什么,突然感觉到胸口一紧,似有一团烈火要喷涌出来。

她的手臂上青筋暴起,瞬间,就感觉到有千万只虫子朝着她的心脏爬过!

她一把将春落奉上的茶盏推到了地上,胸口因为剧烈的疼痛而变得难以自持,柳若茗将自己面前的茶盏捧起,说道:“妹妹,你这是怎么了?”

柳玉珍的眼神中迸发出冷冷的光亮来,她狠狠地说道:“柳若茗,是你害我!”

话还没有说完,就又感觉到有疼痛从心脏蔓延到了四肢上,那种感觉竟然要比之前所承受的疼痛难受一千倍一万倍。

“你不是说你一吃了我给你的药丸就能知道里头的成分了吗?为什么你尝不出来这药丸的本质呢?看来你这些年来学习医书,并不精细啊。”

柳若茗的眼神冷冷的,之前所隐藏的冷光如今是完全喷播出来,柳玉珍捂着胸口,她的眼睛中好像是要沁出血泪来!

“你这个贱人!”

柳玉珍痛苦地喊叫着,春落还算是个拎得清的人,她连忙跪在地上,也不顾膝盖上的疼痛,说道:“大小姐,我们小姐一时糊涂,求你不要与她一般见识。”

“春落!你说什么!”

柳玉珍尽管是生不如死,也不忘维护自己的尊严,她的唇齿之间慢慢地迸出两个字里:“你滚。”

柳若茗缓缓站起,蹲在了柳玉珍的面前,问道:“妹妹,你确定吗?这个药丸最厉害的地方就在于,它会让你痛苦得无声无息,也就是说,你的意识前所未有清醒,但是你的身体没日没夜都要承受万箭穿心的疼痛。这比之前你浑浑噩噩的状态可是要痛苦一千倍的。”

凛然之间,柳若茗的眼睛中泛起了同情来:“真是可惜了这张好脸蛋,一想到你会因为痛苦而扭曲了面容,姐姐我实在是觉得可惜呢。”

柳玉珍的眼神中闪过了一丝恐惧,她问道:“你究竟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柳若茗玩弄着指甲,无所谓地说:“如果刚才你不耍赖,我何必要用这一招,金银细软,只要你双手奉上,我保证你可以药到病除。”

柳玉珍瘫倒在一旁,如今自己的性命被牢牢地攥在了柳若茗的手中,她若是从此一蹶不振,花氏怎么可能管她?

这些年虽然与花氏是以母女情分处之,她却事事都要为柳玉珠考虑,如今她再沾染了这莫名其妙的病,且不知会被如何遗弃,到时候若是因此错过了好姻缘,她这辈子可不是毁了。

“我听说,前两日,京都御史王大人到我们府上提亲,却被花氏因你的病情而拒绝了,若是你的病迟迟不好,连最后一个翻身的机会都没有了呢。”

柳若茗看似心不在焉地说着,却已经掌握了柳玉珍的一举一动。

柳玉珍沉思了片刻,冷冷地问道:“就算是你现在救了我,我以后还是会害你,柳若茗,我与你势不两立。”

雪凝鲜少看到柳玉珍有低头的时候,从前在柳若茗面前就是趾高气扬的,在夏俊青和柳若茗的恋情中,也不知道使了多少的坏,让柳若茗不得已要接受与痴傻皇子的婚约。

现在还在这里嘴硬,忍不住要多说一句:“小姐快些停嘴了吧,您今天不吃了大小姐的药,连明天都活不过了,还在这里说什么狠话?不是奴婢我说您,您如今站起来都费劲,还想要逞能到花姨娘的面前争宠吗?”

字里行间都是对柳玉珍的戏谑。

柳玉珍这么心高气傲的一个人,怎么可能受了这个小丫头片子的嘲弄,一时悲愤交加。

“我也不指望你能对我好,我为你治病,你给我钱,之后各走各路,不好?”

柳若茗的语气中带着淡淡的嘲弄,对于她来说,柳玉珍这样的蠢货原就没有接近的可能,今天若不是为了拿到钱来开医馆,又何必来找她,让她自生自灭就是了。

柳玉珍这下子完全听明白了柳若茗的话,思索片刻,与春落说道:“去取我库房的银子来。”

春落连忙答应着去了。

“我的药物共有十副,每副的价格是不断往上递增的,第一副药是十两银子,再往上要多加五来两,吃完后到我这里来领下一副药,如何?”

柳若茗的态度分明不是在询问意见,而是施压。

“十两?”

柳玉珍的嘴角洋溢起冰冷的笑意:“这十两银子若是到外头去买,都可以买来不少燕窝了。”

柳玉珍的神色黯然,其实在伯安侯府中,柳玉珍的处境不所谓不艰深,虽然表面风光,但是背地里,日子却是过得紧巴巴的,十两银子对于她来说原不是小钱,且还是第一副的药。

柳若茗低眉……

“怎么,你在花氏的身边这么久了,得尽荣宠,如今连这点钱都拿不出来?”

柳玉珍冷笑道:“并非我拿不出来,你这药是什么宝贝,怎么这么贵?”

柳若茗款款起身,淡然道:“药本身不贵,但是要买你的命,就值得。”

说完一个拂袖,转身要走:“若是你觉得不合适,就算是我白来了。”

春落见了,连忙跪在柳若茗的面前,说道:“大小姐请别走,我们小姐平日里也没省下什么钱来,若是用首饰珠宝来做抵押,可还行?”

言语中带着凄凉。

柳若茗稍微想了想,“不好,若是日后我用这金银珠宝有了别的用途,你们顺藤摸瓜,反而诬陷于我,岂不害我?”

柳若茗坚定了立场,这柳玉珍诡计多端,且是个心狠手辣的,若是不防着点,指不定以后怎么与她分辨。

读者点评

在柳若茗的字典里面,男人都是靠不住的,要美人不要江山的男人是不存在的,况且没有了江山,还如何给美人幸福,所以柳若茗凭借着自己的聪明才智,以及神医之徒的身份,从可以软弱可欺的候府嫡长女,变成了惊世皇妃。

网友评论

网名(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回复[]取消回复

提交评论验证码

为您推荐

阅读排行

人气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