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优优小说网!

首页  >  奇幻  >  另类幻想  >  为我痴狂

为我痴狂

月离争 著

穿越系统流感情连载中

夕欢绑定了一个系统,可以穿到自己的书中谈恋爱了,她是个码字的,但是有时候绞尽脑汁都写不出来几个字,而有了系统之后,她开始享受生活了,在每个世界里谈恋爱,过着美滋滋的生活呀。

9.89万字更新:2018-6-28 14:05:47

五天过去,夕欢也习惯了在天海帮总舵生活的日子。      创作者需要经常换环境来找灵感,她每年都会去旅行,一次短程一次远程,短的在国内周边游,远的可能去一趟卢浮宫,视该年小说收益决定。如今在光脑的快穿里,能够住在古色古香的山庄里,游山玩水,还有丫鬟伺候,简直是高级版农家乐,她再满意不过了,只觉灵感不断涌现,恨不得每日拉着华听风说一堆土味情话。      华听风每日除了练剑,就是陪她。      陈贞儿很不高兴,数次在练功时过来闹他,他便解释:“师父有命,不得不遵。”      师命难违,这四个字给了他很大的安心感。

免费阅读

来自女配角的邀约,即使可能危中有机,夕欢也不会傻乎乎的直接过去。

她多留了个心眼,拜托淡玉去问一下是否真有其事。

陈征只有一位夫人,人物关系非常简单。
没有宅斗的环境,杂役也随了帮派的画风,不会斗来斗去的。

夕欢熟悉帮派环境后,认为这对第一次穿越的她来说,算是简单难度的背景。淡玉问了下在帮主夫人那边干活的丫鬟,夫人果然让华听风去后山瀑布边上采药去了,只不过……

“是大小姐提议,让二师兄将功补过?”

夕欢蹙眉。

陈贞儿不爱说悄悄话,非常好找,想避开她也简单,她就算跟丫鬟说话,十步之外必然能听见她的声音,门外的仆从听了一耳朵,都猜她是要变着法子折腾华公子了。思量片刻,夕欢展眉,唇畔挟着笑意:“有趣,我就听她一次,去找找华师兄……”

后山的瀑布,她也去过,以她的脚程,要走二十分钟。
但华听风说,如果不是陪着她,这么点路,他全力使轻功来的话,一柱香时间就能到了——天海帮常用的香是短香,她用自己的心跳换算过现代时间,一柱香大约是五分钟。夕欢嘱咐淡玉,若是她半个时辰之内没回来,就跟大师兄求助。

陈贞儿难得把独处的机会送上来,她不想带人一起过去。

虽然详细大纲她已经不记得了,但《抱紧盟主大腿》是一本甜宠文,她写的甜宠文不会出现女主角被龙套强│暴或是被野兽分尸这种虐身情节,顶多掉进坑里被寒风吹得饥寒交迫,瑟瑟发抖一晚,不然以言情网文目标客户群的心理承受力来说,太赶客了。

掉订阅,划不来,她也没有虐主角的癖好。

淡玉不解主子为何懒散起来能一整个上午除出解手以外,不挪动一根手指,但积极的时候,又不像闺阁姑娘,到处疯跑完全不怕的。但她是个半路被接手的丫鬟,不清楚夕欢原身的性格,无从怀疑起,也不会质疑主子,只能暗中叹气。

在估算过风险在可接受范围内之后,夕欢兴冲冲的出发了。

这种特殊剧情,机不可失!

风哥虽然长了张孤独缺爱,给点阳光就灿烂的脸,其实很有节操。

拉拉衣袖已是极限亲密的动作。她曾试过假装在树上失足掉下,风哥手一接一拉一推,也不知道练的是哪门子功夫,潇洒从容地以力借力,连抱都没抱着,就让她稳稳当当的落了地,想装站不稳都不行,他会扶着她的手臂,助她站稳为止,愣是不抱。

高风亮节,连坐怀的机会都不给。

这么有节操,怎么甜?

码字的时候还不觉得,自己真上手操作,才发现男主角挺难攻略的。

没有系统显示好感度提升到多少了,一切靠肉眼观察。

华听风话少,即使陪在她身边,也经常是安静地看着她,内心戏很丰富,但就是不说出来。他沉默的时候,本来就深邃的五官轮廓有了明暗,比滔滔不绝夸耀自己的男子更加有吸引力,彷佛一道上了层层锁链的门,要她一步一步的解过去。

而了解一个有秘密的男人,就像除下心上人的衣服。
如果不享受过程,急吼吼的来,就太不解风情,太可惜了。

………


另一边厢,华听风正手执箩筐,在一片艳蓝色的花田中,采摘药草。

眠蓝花,叶片披针形,花小而多,迎风摇曳时,会生出淡淡的清雅香气。
磨碎了入药,有助眠的作用,帮主夫人时常失眠,离不得眠蓝花造成的宁神药,当年陈征依山立帮的时候,就在后山瀑布下种了大片的眠蓝花田,方便定期遣弟子去采集。

这种花,香而无毒,即使是不喜花草的男子,也不至于讨厌它。

然而将一串串花摘入箩中的华听风,不仅眉头紧皱,连额角都渗出一层薄汗,似是忍受巨大痛苦,呼吸沉重,不得不运功护体,才能略微减轻一点痛楚。今儿不算凉爽,山中无风,吹不散闷热,他穿着通体黑色的长袖长裤,也不知这汗是不是闷出来的。

要摘满一箩筐的眠蓝花。

每一下呼吸都是折磨,他运转内功,将呼息放得很慢很慢,可是练武之人五感敏锐,他体会得到是,比常人数十倍之的瘙痒刺痛,如万针戳刺,万蚁蛰咬。聚精汇神之时,远处倏地响起一把不知不觉间,已经变得熟悉的女声——

“听风哥哥!”

“听风哥哥,你听得到吗?”

“你在这边吗?”

紧绷如钢铁浇灌而成的意志,忽然动摇起来,内息不稳。

人的听觉是会自动对焦的,在人声鼎沸的环境中,依然能从中提炼出想感兴趣的内容或是声线。华听风自小在会龌语中长大,习惯两耳不闻窗外事,而且如果用心聆听小师妹的每一句话,除出大师兄这样的人才,寻常人耳朵大抵很快会报废。

华听风心里恍惚——

何时何夕,夕姑娘的声音,被他视为要用心听的了?

可能因为她不爱吵闹,往往未语先笑,笑得他忍不住好奇她接下来要说的话,什么事,值得她如此欢喜。她喜滋滋的笑容充满感染力,声音娇娇软软的,说话也小小声的,语速很慢,要静下来才能听清,倒比别人扬着嗓子说的话,更加让他记忆深刻。

怔忪良久,声源渐近。

夕欢也发现了在瀑布边上的华听风。

他太好认了,一片蓝中黑不溜秋的单薄身影,像误入花田的乌鸦,画风突兀。

读者点评

此文是苏爽文,女主有些戏精,在不同的世界里,男主男配都痴迷女主,女主身边有很多帅哥,而女主可以在不同的世界里,和帅哥们来一场恋爱,看起来比较苏爽,每个世界里都是一对一,不会虐。

章节目录

网友评论

网名(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回复[]取消回复

提交评论验证码

为您推荐

阅读排行

人气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