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优优小说网!

首页  >  女生  >  现代言情  >  破晓的爱

破晓的爱

十泉九美 著

完本都市感情冷酷

叶祯祯前世被恶魔般的男人夜凛害她未婚先孕,是陆诚在她走投无路的时候说要保护她和腹中的胎儿,只是这一切都是他和妹妹的阴谋算计,后来身怀六甲的叶祯祯被设计惨死,重生一世,她绝对不会再让悲剧重演。

162.41万字更新:2018-7-12 17:07:53

前世今生在眼前飞速的交汇着,记忆中,她也曾有过这样狼狈的时刻,在戒毒所里被那些女人使劲欺负。在被人把脸颊狠狠踩在地上的那个时刻,也是夜凛守护神一样的出现,把她接出了戒毒所。 就在那一刻,怦然心动。 却不知道,那才是真正踏入地狱的开始。 现在,夜凛坐在那里,看着她恍如猎物,似乎依然等着她一脚踏进陷阱。 可是,她别无选择。 "救我!求求你,救救我!" 叶祯祯奔跑的方向改成夜凛这边。 "你们最好别招惹……"身后追着的男人开口警告道,还没说完,声音就变成惊恐:"夜凛,是夜凛啊!"

免费阅读

见到他们不再质疑,叶祯祯直接把手伸在他们眼前,开口说道:"谁有匕首给我一把。"
纤长的手指白皙秀气,任谁看到也不会想到这是一双可以拿刀的手。
这些人还站在原地,没人理会。
"你们应该随手带着的,不是吗?"
少女的问话有些低沉,听上去像是有些不高兴了。
手依旧倔强地等在空中,直到一柄合着的蝴蝶刀放到了她的手中。
叶祯祯惊讶地转头,只见夜凛不知何时站到了她的身后,这柄刀,是他递过来的。
"老大,你怎么能给她用这柄刀!"
"就是啊,这可是老会长最……"
耳边的议论声还没完全爆发,就被夜凛一声冷哼打断:"让她试试!"
叶祯祯低下头,看向手中的这柄蝴蝶刀,心情复杂莫名。
她小心翼翼的打开了这把刀子,这是一柄双刃刀,刀脊是改良的剑形刃,任何一面都具有很强的杀伤力,最强悍的时候,甚至可以刺破薄钢板。
这柄刀,她以前见过,也曾用过,并且也是他送给她的。
她到最后离开他的时候,陪伴她的,也是这柄蝴蝶刀。只不过,在嫁给陆诚之后,这把刀就被锁在了地下室里。
直到现在听到那些被打断的议论,她才知道,这柄刀对他的特殊意义。
不用说别的,老会长这三个字就足以说明一切。
可是,他给她时候,却是那么轻描淡写,好像这只是一个很不起眼的东西。
"小妹妹,我们赶时间,你就别在这里闹了好吗?!"
"你到底会用刀不,不会的话赶快还给我们老大,这可不是你该玩的东西!"
议论声再度响起。


叶祯祯却已经抬起了头,她的脸上面无表情,但是手却已经动了起来。
一开始还很生疏,可是渐渐,那柄蝴蝶刀就像是活了一样,蝴蝶般在她的手指间翻飞着,越舞越快,让人眼花缭乱。
刀刃在阳光的折射下熠熠生辉,急速的飞转,最后,一个漂亮的手势,蝴蝶收羽一样停在了叶祯祯的手心。
除了夜凛,所有人,目瞪口呆。
谁也没想到,这个看上去还未成年的少女,居然把难度最高的蝴蝶刀耍的这么漂亮。
"现在可以轮到我问了吧?"叶祯祯在众人面前冷睨了一眼,乌沉沉的眸子看上去让人心寒。
夜凛的手下不自觉的点点头,叶祯祯立刻穿过他们,站到了地上那三个人的面前。
"小妞,就你还想从我们这里问话?!"刚才还疼的忍不住闷哼的男人看着叶祯祯不屑的说道。
"你要想要知道那就好好伺候大爷,说不定大爷爽了就会告诉你!"刚才还对她动手动脚的男人邪笑着说道。
"臭丫头,你竟然敢弄伤我耳朵,等着……"那个在废楼里被叶祯祯戳穿耳朵的男主人咬牙切齿的说道,但是话还没说完,就是一声惨叫。
在他开口的那一瞬间,叶祯祯已经蹲下身抓住他耳朵上的铁棍横着一扯,这男人耳朵的伤口立刻变成了血淋淋的豁口,从中间横向断开。
她的动作如电光火石,一气呵成。
等大家看清时,她已经再度站起身,唯一能证明刚才她出手的,就是地上已经捂着耳朵窝成一只虾米的痛苦男人。
"现在,是不是可以谈一下了!"叶祯祯手里高高地飞抛起蝴蝶刀,又轻巧地接住。神态漫不经心,但是眸光却清冷生寒。
场内,鸦雀无声。
刚才还出言调戏叶祯祯的两个男人看着另一个男人的惨样,还有在空中折射着冷光的刀刃,心里也不由颤了一下。
"刚才你哪只手摸我的?"叶祯祯再度蹲到了地上,看着地上的人轻声质问道。
"就你这个丫头也想……"其中一个男人突然暴起,伸手想揪住叶祯祯当作人质。
他的动作很快,叶祯祯却躲的更快,闪过他的手臂直接手腕一翻,刀刃立刻架到了他的脖子上。
"你说,这一刀,我是敢划下去还是不敢?"叶祯祯的嘴角突然一勾,笑容炫目,却带着一丝邪魅。
她在前世车祸之后,性格逐渐乖张,后来更加的肆无忌惮,任性妄为。如果不是父亲去世的打击,加上被夜凛禁锢的折辱,她的性格到最后不会被打磨的再无棱角,以至于最后会被那两个小人所害。
这一世,她再无禁忌,本就应该报仇的报仇,该放手的放手,还是畏首畏脚,那重生又有何意义?!
刚才出手见血,像是激起了她骨子里早被压下很久的血性,让她再不肯委曲求全。
这句问话,听上去很轻,但是被她用刀挟持的那个人却压力骤增,这样小的一个女孩,又不是混混出身,怎么出手却这样利落。
她说的话到底是真要动手,还是恐吓?
"抱歉,你回答得太慢了!"叶祯祯说着抬手轻扬,那个男人脖子上就有一道血线渗出,痛苦地捂住了脖子。
"所以,现在就剩下你了,你准备怎么回答?"叶祯祯的眸光淡淡地看向最后那个男人。
冷汗立刻从这个男人额头上冒出,他不自觉的向后挪了几下,似乎想距离叶祯祯远些。
叶祯祯却走了过去,再度蹲了下来,似乎一点都不担心会被恶人反制。
"其实,你说不说都一样,你们的那个老大,不就是在码头南边废弃的7号仓库。"叶祯祯用只能两人听到的声音轻轻说。
那个男人却是一脸的惊恐,没有想到这女孩真的知道。
"所以,你早说不就行了,其实他们让我问你们也是为了让我练练手,看有没有那个狠心见血!"叶祯祯神情随意的开口说道:"现在,你开口,我算是练手过关,我们合作愉快不好吗?还是,你更喜欢身上多点缺口?"
"要不,你的脖子上也来一下好了!"


叶祯祯眼神无辜地看着他,在他眼中,这个轻笑杀人的女孩却比魔鬼还要可怕。那种若无其事的神态,就好像那两个现在还在痛苦***的男人,并不是她的杰作。
她的刀子在手中左右比划着,似乎在考虑在他身上哪里开个口子比较好。
"我说,我说,我们老大现在就在码头南边废弃的7号仓库!"那个男人终于忍不住的开口大喊,却被耳朵受伤的男人大吼道:"阿火,你疯了,怎么能说真的地址!"
叶祯祯却已经站起身,一个旋身,看着夜凛轻松说道:"问出来了!"
"丫头,你真够狠的!"夜凛手下的一个人开口说道,没有想到她刚才居然就那样直接杀了一人。
"这里处理好!"夜凛也没有想到叶祯祯居然比他想象中还要狠绝,甚至可以说是疯狂。要是没有他们,她有没有想到要怎样善后?!
"你们该不会以为那个人会死吧?"叶祯祯突然耸耸肩,走过去一脚踹上刚才被她划伤脖子的男人,他两只手捂着脖子,血液不断从指缝涌出,看上去可怖至极,惨呼不断。
叶祯祯一脚下去,他的惨呼声变得更大。
"我连你动脉都没有割伤,你在这里鬼叫个什么!就是个皮外伤别搞得像是我杀了人一样!"叶祯祯没好气的说道。
那个男人不可置信的看着她,本以为自己死定了,谁知道她说出来这样的话。
"你放开手看看,你伤口很大吗?!"叶祯祯鄙夷的说道:"如果伤到动脉的话你以为用手就可以捂得住?!出来混一点常识都没有!"
六合会最后残存的精英,自尊就这样被一个还未成年的少女践踏了。
他把手撤开,果真那道伤口虽然细长,但是连肉都没有向外翻卷,而且本来伤口那里本来不断渗出的鲜血似乎也已经止住。
"你们该不会以为我会出手杀人吧,我可是遵纪守法的好孩子!"
阳光的沐浴下,医院白色的病号服就像是一层薄薄的羽翼,让夹裹在其中的少女看上去似乎闪闪发光,映入了夜凛的眸中。
"把他们扔到后备箱,我们走!"夜凛深深地看了叶祯祯一眼,她给他带来的意外,还真是不小。
会耍狠的女人不是没见过,在他身处的环境,见到这样的女人也不稀奇,她的年纪只是偏小了一些。
但是,她那种自始至终掌控全局的冷静,却不是谁都可以做到的。
一般爱耍狠的人都爱逞凶,可是她在刚才的询问中,也不过就是伤了一人的耳朵,割破了一人的皮肤。
这种伤,连皮外伤的等级都不算高。
可是,她却得到了想要的答案。
"等一下,刚才我们的赌约,是不是也要兑现了?!"叶祯祯站在原地,遥遥地看着夜凛,扬声问道。
其实,她是知道那个林豹的躲藏处的。警察在上一世发现林豹的时候,他们六合会的人全部惨死,事件之恶劣被定性为省内第一大案,直接上了国家新闻频道。
而和他在一起之后,她对他的每一件事都用心铭记,所以,她是知道这个的。
夜凛的手下却没有理会这些,只是按照老大的吩咐手脚麻利的把地上的三个人可用尼龙绳捆死,都丢到了后备箱里面。
夜凛站在车旁,冷漠地看着叶祯祯,开口道:"刚才我有答应你什么吗?"

读者点评

身怀六甲的叶祯祯被渣男老公和妹妹一起联手害死,含恨而终,重生一世,回来一切开始之前,她发誓,这一世一定要自己修改命运,虐渣男,踩渣妹,只是这个腹黑的大总裁夜凛是怎么回事,为何一直缠着她?

网友评论

网名(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回复[]取消回复

提交评论验证码

为您推荐

阅读排行

人气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