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优优小说网!

首页  >  女生  >  现代言情  >  妖孽总裁

妖孽总裁

花鸟鱼 著

连载中都市豪门感情

南晓夏从未想过自己居然会闪婚,更没有想过那个闪婚的对象居然是霸道总裁向承飞,可是当命运使然,似乎任谁都无法抗拒,就连南晓夏自己也逐渐在这场婚姻中爱上了眼前的男人,但命运的公平的,幸福总是需要经历一些波折。

50.78万字|4次点击更新:2018-4-16 17:10:31

"她为什么会是她的女儿?从小,她就痛恨这个身份! 因为她是她的女儿,所以她受尽了“大妈”“嫡姐”的欺负!她恨她怨,可是她从来没有怪过母亲!特别是在知道原来这一切都是因为她这个渣父后,她更心疼母亲!遇上疼她的男人,可是她怕会重蹈覆辙,却阴差阳错,和他快速领了结婚证,成了某太太!只是,她的“婚后生活”,注定不平静!先是母亲过逝,她看清了渣父的真面目,然后是追求者的疯狂,差点要了她的命!好不容易喘口气,真正爱上这个领证的男人,可是一波又一波的危险,误会,朝她进攻!她不禁想问上帝: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免费阅读

只能够默默地接受,但是对于易志这些年来的恩情怕是已经报答不了了。

“这些事情跟你本来就没有什么关系,都是那些男人喜欢强出头,你不要这么为难自己了,好不好。”

阳光觉得南晓夏又一个坏习惯,喜欢为难自己,每一次都将自己置于一个痛苦的位置。

“阳光,我现在也不想别的了,只希望我妈妈能够换一个环境,如果能醒来是最好了,醒不来我就继续照顾着好了。”南晓夏实在是没有别的办法了,对于其他的事情没有了念想。

那就只能让母亲尽量获得更多的照顾,至少不要再承受这些不该承受的事情。

南晓夏那边因为医院的事情扰心,这边的向和正何尝不是因为感情之事感到难受。

自打上次见了南晓夏之后,午夜梦回总是南晓夏决然的模样。

明明那样一张艳丽的脸上写满了悲情,与冷艳的外表截然不同,只是他连伸手去安抚的可能都没有。

南晓夏是向承飞的妻子,而且那天谁都看的出来向母对南晓夏的厌恶,若是他出手去护着。

反倒是叫素昧平生的两人,向和正纵使心中有万般的感觉也不能够与之诉说。

何况他自觉对不起任何人都不会对不起向承飞,因而向承飞的妻子他更是只能够妄想,不敢有更多的想法。

只是对南晓夏的想念,似乎全身上下的每一个细胞都在喧嚣着,都在向他说着自己身体里面最为诚实的感受。

向和正也不过是见了一次南晓夏,可有些人见了一辈子,或许你都一点想法都没有。

有些人只是在你的生命之中待了几分钟,便让你的生活从此有了新的变化。

向和正想,南晓夏对于他来说就是那么一个人,她出现的时间并不需要有多久,只要有那么一会儿就好了。

可南晓夏就算是出现了,身边也一定是会有一个向承飞,一个他根本舍不得伤害的人。

这些日子连续在酒吧里酗酒,妄图能够借酒浇愁,脸向和正有时候自己都觉得有些愚蠢。

但是她还是喜欢那份感觉,喜欢在酒吧里面大家放浪纵情的感觉,那份逍遥总是要比在公司里面谨言慎事的模样好多了。

虽然不一定每一面都是那么的真实,但总归是要比在办公室的人真实许多,至少大家的快乐应该还是真的。

只是向和正在之类呆的再久一点,就没有办法继续那种感觉,她觉得自己像是被掏空了。

有些感受被封闭了,整个人有些麻木,但是有些感官又是异常的灵敏,像是有了一点的念头都会被无限的放大。

然后整个人全都被放进了一个位置,全身心的都在投入着,虽然有时候她自己都觉得那份投入令人有些沮丧。

但是她心底里还是对那份沮丧有着难言的喜欢,南晓夏在他的世界而言是一股清泉。

突然间涌入自己的生命之中,简直令他有些猝不及防。

有时候有些感情的确是让人毫无准备的就来临了,等你反应过来已经是脱不开身了。

所以他只有眼睁睁的看着南晓夏从自己的身边溜走,这些日子以来他所做的傻事儿如果真的让南晓夏知道了。

可能也不会有多么的开心吧,毕竟她自己所做的傻事儿有时候连她自己都感觉很是鄙夷,但是又不能够说清楚自己对那种感觉的嫌恶。

不过向和正忍不住的在想,南晓夏可能连他是谁都不一定知道了。他眼巴巴的守在楼下等待着她下班不过是一种自虐的表现。

如果南晓夏真的知道还好,但是更多的可能是南晓夏根本就不知道,甚至可能都懒得理会他这莫名而来的感情。

向承飞才是南晓夏的丈夫,向和正在那场宴会之中不过是一个笑话。

“哟,这不是向总吗?一个人在这里喝闷酒吗?不需要一个人陪陪你吗?”接着身边的位置坐下一个妖娆的身影,而那娇媚的声音向和正也清楚地记得。

即便是他现在脑袋因为酒精的灼烧而有些混沌,但是对于眼前的那个女人还是格外的熟悉,这个女人不就是当年让向承飞要死要活的苏容然。

于是向和正无论教养再好,都无法强迫自己挤出一个笑脸,望着她冷冷的说道:“你干什么?”

“没干什么啊,不过是看你现在心情不好,想要好好地安抚你一下。”苏容然丝毫没有理会向和正厌恶的眼神,还是自顾自的坐在向和正的边上。

引得向和正侧目了很久,正要启唇说要他让开,但是酒精的灼热还是让她没头没脑。

总是不能够保证自己所说的话都是自己内心想要说的话,向和正看了一眼苏容然的脸,生出一股子厌恶的情绪。

想到她当时的可恶,最后也只是敛去脸上所有的表情,僵硬的看着苏容然。

看看她究竟还想要耍什么花招,如果是其他的事情他真的是一点都不想要理会,如果没有的话她尚且还是能够理解的。

“你走不走?”向和正见自己的眼神瞪视着苏容然丝毫的作用都没有,便无奈的开口想要驱赶这个不知道好歹的女人。

向和正动怒了,这在苏容然看来有些不常见,所以想要按照着平时的感觉再说一次,想要看看向和正只是一时的气话还是认真的。

“哎呀,向总,你不要这样吗?我这不是想要跟你好好地说话吗?”苏容然见向和正的态度一软,又缠了上来。

向和正根本就不予理会,无奈苏容然这人太过于死皮赖脸不达到自己的目的几乎是不愿意罢休。

非要向和正跟她说话才算是罢休,最后为了摆脱苏容然的纠缠,向和正才耐下性子问道:“你有什么事情吗?”

苏容然见向和正终于是愿意跟自己说话了,便问道:“我只是想要问问向总最近是什么烦心事,让你天天都来酒吧里借酒浇愁,这有点不像你。”

向和正一听,立即就警惕了起来,看着苏容然的时候脸上露出一种不可置信的表情。

像是意识到这些日子以来的行踪被苏容然紧紧地盯着之后,向和正脸上立即换了一种表情。

紧紧地盯着苏容然不放开,不满的开口问道:“你跟踪我?”

苏容然被向和正如此认真的眼神吓了一跳,立即转过身,连连摇头说道:“我们两个人有同样的伤心事儿,我常来你也常来啊。”

“苏容然我再问你最后一次,你跟着我到底是什么意图?”向和正并不是算是一个很有耐心的人,看到了苏容然她几乎可以猜到事情并不会是那么的简单。

可是这个女人在极力的否认,按模样像是在说她从来没有动过任何的歪心思一般,但是向和正对于苏容然的了解。

她的脑袋瓜子里面此刻一定盘算着什么不好的事情,但是说到底她根本就是不怀好意的接近。

加上他因为在发现苏容然之前就已经喝了打量的酒,如今是酒精侵入大脑,整个人都有些神志不清了。

要不是靠着过人的意志力,此时的向和正怕是真的要被苏容然给玩捏在鼓掌之中了。

他第一时间想到的是自己有没有在酒吧里面说什么胡话,例如对陌生人说出一些不利于南晓夏的话。

他定定的看向苏容然,恨不得将她盯出一个窟窿来才好。

苏容然看着向和正忽的一笑,没有了刚才的害怕,反倒是一种运筹帷幄的模样,好像是已经吃定了他的样子。

她笑着说道:“向总,其实我们现在是一条船上的人,不是吗?”

果不其然,向和正所担心的事情总是发生了,这个女人真的已经看出来了她所想的事情,瞬间向和正的脸上换上了一层阴鸷。

看向苏容然的眼神恨不得生生的将她活剥了一般,苏容然心里咯噔一下,但随即就镇定了下来。

笑着继续开口:“向总,我想你应该不会跟我一个小女人计较那么多吧。”

向和正看着眼前这个已然将自己看透的女人,心里生出一股子厌恶。

心里早已经笃定了苏容然已经知道了很多不应该知道的事情,不由得生出一股子恨意来,想要将这个女人生吞活剥。

“苏容然,我告诉你,最好不要挑战我的底线。”向和正的意思很是明显,即便是苏容然知道了她的事情,但是休想用哪个作为筹码。

若是她做出伤害南晓夏或者是向承飞的事情,向和正一样是不会原谅,甚至会狠狠地打击。

何况这个苏容然,早在几年前若不是向承飞拦住了她,他怕是早就让这个水性杨花的女人消失在这个世界上了。

可是眼下这些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这个女人早点消失在自己的眼前,他本来来这里就是想要透透气,可这个女人一出现。

空气都显得更加的浑浊了,想要好好地做些事情都有些苦难。向和正的脑子虽然没有之前那么的清楚了,但是有一点也是确定的,她现在不想要跟那个女人有任何的关系。

对苏容然的厌恶几十年如一日,此刻她站在自己的面前,怎么讨厌她都无法形容。

“向总,你是不是总是把我想的太坏了,都说了没有那么坏了。”苏容然极力的撇清,想要证明自己从未有过不好的想法。

向和正对此只是一笑,看向苏容然的时候眼里多了几分狠辣。

读者点评

曾经南晓夏一度非常憎恨自己的母亲,因为她是父亲的小三,而南晓夏自然而然的成为了人们口中的私生女,可是当她知道自己的父亲是如何的无耻,她开始心疼自己的母亲,可是为时已晚。终于她遇见那个深爱的男人,可是命运总是会给你一些波澜壮阔。

网友评论

网名(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回复[]取消回复

提交评论验证码

为您推荐

阅读排行

人气排行